澳洲虎航A320经济舱/悉尼-黄金海岸

虽然来澳大利亚的时候搭的是澳航的B747-400商务舱,抵达了澳洲以后就开启了穷游模式~各种搭廉价航空和经济舱,并且几乎全程青旅~这是我在澳大利亚的第一段飞行,从悉尼前往黄金海岸!

澳洲虎航的口碑不咋样,而且曾经因为飞安问题被禁飞过o(╯□╰)o。。。不过这次从悉尼飞黄金海岸只要30多美金,同样时间/行程的维珍和澳航价格都要翻倍还多,于是选择了虎航。 (more…)

伊朗Aseman航空B727-200经济舱/马什哈德-德黑兰(世界上最后一批B727客运机&附带驾驶舱图)

上一篇写了我从德黑兰来马什哈德时搭乘了世界上最后一架执飞定期航班的B747-300,而回程我要搭乘的则是世界上最后一批客运版B727。相比马汉航空拥有一支庞大的宽体客机机队(以伊朗标准)和相对丰富的洲际航线,Aseman航空就只是一个当地的小航空公司啦,机队主要是福克100,A320这样的窄体和ATR这样的支线螺旋桨飞机,航点也只涵盖中东地区。不过这个小公司30多架飞机的机队里就有3架B727-200,而这3架B727正是世界上最后一批还在执飞定期商业航班的B727客运机。B727从1964年开始交付航空公司,到1984年停产。也就是说世界上最年轻的波音727现在也33岁高龄了,真的是属于博物馆里的展品!目前B727的货机在货运市场上还是偶尔可以看见的,而还在执飞定期商业航班的B727客运版就真的只剩Aseman航空的这3架了。 (more…)

马汉航空B747-300经济舱/德黑兰-马什哈德(世界上最后一架执飞定期商业航班的B743)

首先说一点:伊朗马汉航空是世界上最后一家还在运行波音747-300型执飞定期商业航班的航空公司。B747-300算是B747-200和B747-400之间的一个衔接者,比起B747-200的巡航速度有所提升,而且楼梯也从之前的B747的螺旋式改成了直梯(所占面积缩小,载客量提高)。可惜的是,B747-300刚生产了两年波音就推出了更先进的B747-400并宣布不再接受B747-300的订单。B747-400座舱机组从3人制降到更为现代化的2人制,载客人数和油耗都优于B747-300。事实上,相比大家更为熟悉的B747-400型,B747-300型的产量要少一个数量级。波音从1989年到2009年,一共交付了694架B747-400型客机。相比之下,B747-300无论是交付的年份还是产量都比400型差很多,从1983到1990年一共只交付了81架B747-300,不到400型的零头,而其中只有56架是客用型。在2015年7月的时候,巴基斯坦国际航空(PIA)执飞了旗下最后一班B747-300,整个航空界都以为世界上再也不会由B747-300执飞的定期商业航班了。

2016年7月份,马汉航空可能是因为运力不足的原因,突然解封了一架已经封存了一年多的B747-300(注册号:EP-MND,机龄31年)。这架B747-300解封以后一开始是只飞伊拉克巴格达的航线的。在我去年到达伊朗的时候,马汉航空开始在德黑兰-马什哈德的航线上偶尔使用B747-300。我在一个叫Amin的伊朗飞友的博客上得知此消息,便有了这次特殊的B747-300之旅。 (more…)

澳洲航空B747-400上层商务舱/东京羽田-悉尼

波音747是世界上第一款宽体客机,她从问世的那一天起就备受关注!她的机首是双层的,所以即使不是专业的“飞友”也很容易辨别她。她从70年代投入运行开始,就成了很多航空公司的主力机型。很多人第一次远行的座驾也就自然而然成了波音747。因为她的载客量在A380问世之前的几十年间一直都是商业客机里最大的,所以她也被冠以“空中女皇”的称号! (more…)

国泰航空B777-300ER商务舱/香港-东京羽田

在逸連堂吃过早饭以后就溜溜达达来登机了~这个游记会相对短一些,机型和刚刚飞过的巴黎-香港是同机型,如果想看座位等产品细节的话,可以去参考那篇游记

现在国泰其实有不少根本不设置头等舱的B777-300ER,我今天这班飞东京羽田的还是比较传统的配置着头等舱的~不过今年三月份从东京羽田再飞香港的时候,747-400被临时换成777-300ER,临时换的就是三舱版的777。说实话这些年还没飞过国泰的头等舱是一大遗憾,有机会希望可以飞一次~ (more…)

国泰航空B777-300ER商务舱/巴黎戴高乐-香港

其实我一直没飞过国泰真正意义上的洲际长线(之前飞过的最长的国泰航班就是7个多小时的迪拜-香港的A330商务舱),所以这次算是第一次尝试这个五星航空的远程商务舱~~没有想到就开启了一次吃吃吃,吃到天荒地老的旅行经历!

国泰现在的当家花旦和很多亚洲航司一样是B777-300ER,也是一款我非常喜欢的机型~ (more…)

英国航空B777-200头等舱/伦敦西斯罗-西雅图

圣诞节前搭了英国航空的跨大西洋旗舰航线(NYLON):纽约肯尼迪-伦敦西斯罗的B777-200头等舱来欧洲~

新年之后再来搭英国航空的B777-200头等舱回美国,不过这次是直接回西雅图。在西雅图住了三年了,这还是第一次从欧洲直飞西雅图呢(之前只在2013年年底搭过汉莎的西雅图-法兰克福直航)

其实英航和汉莎的北美战略是挺相似的,依托欧洲本土的大枢纽(伦敦&法兰克福)覆盖北美几乎所有主要的航点。相比其他稍微小一点的航空公司(比如北欧航空,芬兰航空等等)只能飞像洛杉矶,纽约,芝加哥这样的一线城市。很多北美的二线城市/非传统航点这两大欧洲航司都可以覆盖上,比如英航的奥斯丁,圣荷西,丹佛,拉斯维加斯,圣地亚哥等等。汉莎的底特律,亚特兰大(两个达美的Base)。当然了,今天要飞的西雅图也是这两家都共同飞航的一个二线城市航点。 (more…)